移动版

近三年业绩增速持续下滑 古越龙山总经理董秘先后离职

发布时间:2020-02-21 16:34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不到两个月时间,古越龙山(600059)总经理、董秘先后离职。值得注意的是,泸州老窖和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在2019年第三季度已退出该公司前十大股东行列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 王彦强

岁末年初,一连两位重量级高管离职,使得本就遭受业绩增速下滑困扰的黄酒龙头——古越龙山(600059.SH)前景变得不容乐观。

2月18日,古越龙山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、副总经理、董事会秘书周娟英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位,暂由公司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钱肖华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。

而在2019年12月25日,古越龙山就曾公告称,公司副董事长、总经理、董事柏宏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总经理职务,同时聘任徐东良为总经理。

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两位重要高管相继辞职,不得不令市场感到些许担忧。

据Wind数据显示,2016—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,古越龙山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.35亿元、16.37亿元、17.17亿元和12.63亿元,同比增长11.58%、6.65%、4.87%和-0.90%;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.22亿元、1.64亿元、1.72亿元和1.20亿元,同比增长-8.38%、34.57%、4.69%和4.66%。

可以看出,该公司近三年来营收增速不断下滑,净利润增速更是在2017之后显著放缓,而伯宏的总经理任期正好处于2018年中旬至2019年末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相较于其前任总经理傅建伟,伯宏的任期较短,仅为一年半,傅建伟在这个岗位的工作时间超过6年。

同时,公开资料显示,1974年出生的继任者徐东良比伯宏大一岁,同样拥有硕士学历,其曾历任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、市委市政府总值班室主任、文化事业处处长等多个职位。

普通酒营收同比下滑6.42%

据了解,古越龙山作为中国最大的黄酒生产企业,目前拥有“古越龙山”“沈永和”“状元红”“女儿红”和“鉴湖”等品牌。其中,“沈永和”和“鉴湖”已有300多年历史。

从产品端来看,2019年上半年,其中高档酒实现营收为6.71亿元,同比增长0.9%;普通酒营收为2.68亿元,同比下滑6.42%。

从区域来看,江浙沪地区作为古越龙山销售的前三大区域,除上海地区实现增长外,其余地区均出现下滑。其中,上海地区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为2.64亿元,同比增长19.39%;浙江地区销售收入为2.99亿元,同比下滑12.54%;江苏地区销售收入为8802.69万元,同比下滑9.42%;其它地区半年度销售收入为2.69亿元,同比下滑1.57%;国际方面销售收入为1862.49万元,同比增长5.68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相较于白酒而言,黄酒龙头古越龙山,2016—2018年及2019年三季报的销售毛利率仅分别为36.11%、34.88%、37.97%和39.27%,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3.14%、4.13%、4.23%和2.92%。

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,黄酒龙头相较于动辄60%以上毛利率的白酒企业而言毛利率较低,这或许直接导致其高端化受阻。

根据酒业协会的统计数据,2018年规模以上黄酒企业完成销售收入167.45亿元,利润总额17.24亿元,总收入仅相当于同期两个山西汾酒(600809.SH)的营收,空间有限。

而黄酒产地与销售地主要位于江浙沪地区,这直接造成三家A股黄酒上市公司——金枫酒业(600616.SH)、古越龙山、会稽山(601579.SH)市场重叠,据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了解,金枫酒业和会稽山近年来净利润已持续下滑。

前十大流通股东减持

另外,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9年前三季度,古越龙山前十名主要股东中,社保基金、农银人寿均在减持。其中,社保基金减持古越龙山股份数量为500.00万股,农银人寿减持股份数量为570.48万股。社保基金、农银人寿在今年一季度时分别为古越龙山的第二大股东、第三大股东,二季度和三季度减持后,退至第二大股东和第四大股东。

颇有意味的是,泸州老窖集团(000568.SZ)的全资控股公司四川金舵投资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金舵投资),在2019年第二季度成为古越龙山的第六大股东之后,又在第三季度退出十大股东行列,而与之一起退出的还有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。

同期,新进者则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—富兰克林国海弹性市值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,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—富兰克林国海中小盘股票证券投资基金。

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日前,由于股权划转信披延迟,浙江证监局对绍兴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(古越龙山间接控股股东)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决定。

截至2020年2月20日,古越龙山报收于7.98元/股,较其历史高点下挫60.9%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